首页  >  集团文化  >  文学苑    
小巷遗韵
发布日期:2018/2/27 16:45:32

纺织工贸  汪翊

    我喜欢徜徉在小巷中,因为小巷里藏着故事。

    七十多年前的一个梅雨季节,诗人戴望舒怀着落寞、惆怅的情绪和一丝微茫的希望,撑着油纸伞在悠长而寂寞的小巷中踽踽独行,雨中的小巷激起了诗人的灵感,于是借景抒情,写出了他的成名作——《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当我吟咏这首充满乐感的小诗时,朦胧烟雨、青石板路、飘然而至的无名女郎,这些清晰而又模糊的图像总是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也像所有热恋文学与历史的人那样,时时期盼着与某个不期而至的浪漫邂逅。我想,在某个斜风细雨的日子,当我独自走在小巷中的青石板路上,与“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不期而遇,那该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情呀;况且,稍不留神,还可能写出一首不朽的诗作来,不仅养眼,还能“名载”文学史册,岂不美哉?

    然而,走在聂市镇(注)上的那条小巷中,却无论如何也让我无法与梦幻般的诗境联系起来。

    聂市镇是一个古镇,别看它在中国的地图上名不见经传,但是它却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其建置可以追溯到群雄割据的三国时代。相传当年吴王孙权赴黄盖湖巡视部将黄盖操练水军,附近官绅于此境接驾,于是首先有了“接驾市”这一称谓,后又演绎为“聂家市”,简称“聂市”。明弘治《岳州府志》、清康熙“临湘县志”,将其列为“古市”。在清同治年间时它曾经是“晋商万里茶路”的起点,在近代还有“小汉口”之称。

    小巷,特别是那些有着丰厚历史沉淀的小巷,总是能够带给人无限的遐想。这条当地人唤为“聂市老街”的小巷,承载着聂市镇的兴衰。曾几何时,这条小巷是“聂市八景”之一。默默地彳亍在破碎的青石板路上,遥想当年小巷中寻常人家的生活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晨光微露“茶歌晓唱”;中午腊肉的香味在小巷飘浮,一家人围着在饭桌前享用着从聂市河捕捞上来的新鲜鱼虾;下午太阳还未落山,大姑娘小媳妇们便迫不急待地穿着艳丽的服装、打着小伞去走亲访友,她们迈着小碎步走在青石板路上,发出“得、得、得”的声音,回头率绝不亚于现代的时髦女郎;夜晚,家家点起豆油灯或红烛,屋内传来把酒临风的欢笑声,呼朋唤友一盅接一盅地喝着自家酿造的老酒;街角处孩子们吃着碗糕、发耙,玩着地花鼓、花灯之类的游戏,到处充满着铜铃般的欢笑声;夜游的渔舟里、多情的邻家小妹正与她的情郎阿哥荡漾在一天最幸福的时光中,“粉起墙壁要石磨/吹起箫来要笛和/总要两人心甘愿/甘愿不需媒人婆”,民间情歌这样唱道;夜深了,老艺人们还在辛勤地劳作,从他们手中变戏法式的创作出一件又一件精美的木雕窗花。

    现如今这条小巷,却是满目疮痍、破败不堪,放眼望去,老屋的墙壁上爬满了青苔状的植物,马头墙上的小草发出无言的叹息。H先生是土生土长的聂市镇人,他告诉我人祸加上天灾摧毁了这个有许多精美的建筑、石雕的老街。走在这条小巷中,我不敢想象这就是H先生曾引为自豪的聂市老街,它像一个青春不再的半老徐娘,独自坐在河边低声抽泣着,回忆自己曾有过的美貌;而在杂乱无章的民居中间竖立着的几座老得不能再老的建筑物,则好似一个步履蹒跚的老者,趔趔趄趄地从过去走来,在秋天强烈的阳光下,投下他重重的身影。

    寂静的小巷,曾经有过的盈盈笑语早已不再,颓圮的砖墙后,一只小黄猫望着混浊的聂市河发呆……

    聂市的这条小巷,你将在寂寞中毁灭么?我还能彷徨在你寂寥的巷中,“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么?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