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    
本土老字号羽毛球“飞”进安徒生故乡
中国生产的羽毛球逐渐在欧洲俱乐部“唱主角”
发布日期:2017/11/6    发布人:admin   点击量:749

广州日报  2017年10月22日  杨敏


张洁雯(前排中)首次带队出战民间比赛


本次比赛的参赛名额在开放报名后迅速被民间高手“抢占”


“迷你苏迪曼杯”激战正酣


十岁小女孩艾玛拿着中国制造的球拍,表示迫不及待要带回学校秀一把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敏

  本周末,首届广东省“双鱼-金雀杯”羽毛球巡回大奖赛广州赛区角逐在广州双鱼运动体验中心举行。这是本土羽毛球器材老字号“金雀”首次在广州举办民间业余赛事。这个被球友们称为“迷你苏迪曼杯”的比赛吸引了40支队伍超过280名高手参赛,连2004年雅典奥运女双冠军张洁雯也组建了三支中山大学精英队伍前来参赛,这是她转型为高校羽毛球教师后首次带领学生参加民间大赛,原来,除了通过这项比赛备战11月的全省高校锦标赛外,还因为“金雀”唤起了她十多年前在国家队以及在广州参加中国公开赛的美好回忆。张洁雯期待这个本土品牌今后能够组织更多民间赛事,共同推动羽毛球项目的普及和发展。

  本地高手倾巢而出

  参赛名额被迅速抢空

  首届广东省“双鱼-金雀杯”羽毛球巡回大奖赛分为广州与深圳两大赛区,广州赛区的角逐昨天和今天举行,深圳赛区将于10月28日到29日展开角逐,两个赛区的前8名挺进11月4日和5日在广州举行的总决赛。比赛总奖金达到12万元,总决赛冠军队伍将独得1.8万元,亚军到第8名将获得3000元到1.5万元不等的奖励。

  “双鱼-金雀杯”向世界顶级混合团体大赛苏迪曼杯看齐,每场比赛设男单、男双与混双项目,于是被球友们称为“迷你苏迪曼杯”。每支参赛队伍不少于7名队员,其中男运动员不少于4人,女运动员不少于1人。为了让广大业余羽毛球爱好者获得更大的发挥空间,比赛暂不允许现役羽毛球运动员参赛,退役5年以上才可报名。

  本次比赛的受欢迎程度超出预期,40个参赛名额在开放报名后迅速被民间高手“抢占”,除了本地业余高手外,奥运冠军也积极参与。转型成为中山大学副教授的张洁雯组建了三支学生精英队伍参赛,目标不是冠军,而是让高校健儿有机会向民间高手多多学习。张洁雯透露,这是她第一次带队参加本地民间赛事。“我的学生即将在11月参加全省高校羽毛球锦标赛,我知道本地羽坛卧虎藏龙,所以希望他们通这项比赛与民间高手切磋球技,从中积攒参赛经验,更好地备战下月的比赛。”主办方透露,40支参赛队伍几乎云集了广州本土全部民间高手,他们平时不轻易倾巢而出,可见这项比赛的吸引力之大。

  记者昨天在比赛现场采访到了中山大学的3支队伍,队员中不乏在今年全国大学生比赛中夺金的主力,为了平均实力,张洁雯特地安排他们分散在三支队伍中。经过首日角逐,广州体育学院1队、聚龙队、中山大学1队等20支队伍脱颖而出,他们将在今天争夺11月总决赛的入场券,今天也将产生广州赛区冠军。

  小小羽球唤起美好回忆

  张洁雯:“打”出了感情

  广州双鱼体育除了乒乓球器材之外,羽毛球器材也是拳头产品。金雀羽毛球曾经长期成为中国羽毛球队指定日常训练用球,也先后作为中国公开赛、全国锦标赛等大型羽毛球赛事的比赛指定用球。主办方透露,主办“金雀杯”的主要目的正是唤起广大民众对本土体育用品老字号的集体回忆,让更多羽毛球爱好者有机会亲身体验本土生产的优质羽毛球器材。

  “‘金雀’不是绿的吗?怎么现在成了蓝色?”张洁雯看到这次的比赛用球后自言自语,就连她的丈夫、马来西亚双打名将钟腾福也有同样的疑问。张洁雯夫妇对金雀羽毛球如此熟悉,除了因为这是本土老字号外,还因为这曾经是国家队的训练用球以及中国公开赛的比赛用球。张洁雯坦言,把第一次带队参加民间赛事留给“金雀”,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它唤起了自己当年在国家队的美好回忆。“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本土老字号,因为妈妈也是羽毛球爱好者,我看她经常打这个球。后来我在国家队时,每天都是用这个球训练,真的是打出了感情。”2002年到2006年的中国公开赛在广州天河体育馆举行,连续5年的11月对于广州球迷来说是一年一度的羽毛球节日,对于运动员来说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像钟腾福这样来自其他队伍的高手也是通过这项比赛对广州的羽毛球品牌了如指掌。

  一眨眼十多年过去了,从当年的国家队主力退役回到广州,到结婚生子,成了两个孩子的妈妈,去年从广州市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转型为中山大学副教授的张洁雯感慨时间过得飞快。看着学生使用自己当年用过的品牌练球,她有点回到从前的错觉。“学生们当然不了解我这种情怀,我在国家队时他们很多还是小学生,我跟他们介绍这可是我的‘老朋友’呢。”张洁雯略带无奈地透露,每个学期都有很多学生找自己拿签名,一开始她还沾沾自喜,但当很多学生拿到签名后告知他们的父母很喜欢看自己打球,她才“恍然大悟”。“为了招揽更多有潜力的学生加入学校羽毛球队,我都会跟他们说,快来打球,打得好老师给你爸爸妈妈送签名。”她大笑着说。备战这项赛事期间,队伍一周三练,为了增加训练的趣味性,张洁雯使用球筒与队员对抗,没想到还杀出了几个好球,这让学生对她又多了几分崇拜。

  广州羽球在安徒生故乡获赞

  丹麦业余高手:好东西

  尽管曾经拥有不少“威水史”,但是这个扎根广州的本土老字号此前更多的是供应给专业队使用,而即将迎来30岁的广州金雀更积极拓展海外市场。

  近日,金雀“飞”进本周在安徒生故乡欧登塞举行的2017年丹麦公开赛,当地俱乐部的业余高手试打之后盛赞“好东西”。欧洲球友偏好鹅毛球,务实的他们追求高性价比,因此对金雀赞不绝口。丹麦是欧洲的羽毛球强国,该国男队去年夺得了汤姆斯杯男团冠军,年仅23岁的男单新星安赛龙已经荣膺世界排名第一。可造之才的不断涌现,与当地坚实的羽毛球群众基础密不可分,丹麦的羽毛球联赛覆盖高中低水平,除了高品质的比赛用鹅毛球之外,也需要质量过硬的中档球。当地的俱乐部采取会员制,会员只要交足会费,在俱乐部训练是不需要自备羽毛球的。为了控制经营成本,不少俱乐部的负责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寻觅物美价廉的羽毛球品牌。近年来,中国生产的羽毛球逐渐在欧洲的业余羽毛球俱乐部“唱主角”,在被试用后,这个来自广州的老字号无疑也进入了被考虑的范围。

  除了羽毛球之外,还有一样来自广州的体育器材出乎意料地人见人爱——橡塑一体的乒乓球拍。尽管欧洲的乒乓球竞技成绩远远不如亚洲,但这项运动在当地普及率相当高,人们在茶余饭后总是喜欢打上几拍。丹麦羽毛球协会的克里斯蒂娜有一个一岁多的儿子,原本,球拍是儿子的礼物,没想到,她拿到手之后立即表示要转赠孩子他爸,因为他是乒乓球狂热分子,父子俩今后可以在露天的球台上自娱自乐了。当她知道广州还有适合孩子打球的儿童球台之后大呼可爱,更期待有一天带着儿子前来尝试。吉塔任职菲英岛发展局,她有两个女儿,一家四口每年都会到海边度假,当她看到了球拍之后,第一反应就是下次度假的时候有新节目了,那就是在沙滩上来一场室外乒乓球友谊赛。吉塔透露,在欧洲的体育用品商店里从来没有看到如此适合户外使用的球拍,她十岁的女儿艾玛最近的课余爱好就是打乒乓球,艾玛迫不及待地提出下周就要带着球拍回学校在同学面前秀一把。

    http://gzdaily.dayoo.com/pc/html/2017-10/22/content_9_1.htm?v=60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